Banner

内蒙古赤峰金鑫矿业整治遇阻 警方查抄炸药时遭

2021-08-08 17:53

  倒查20年的内蒙古涉煤领域专项整治,将在2021年转入常态治理。但近日,该专项整治首批查办的一起案件中,办案人员却遭到围堵、辱骂、威胁。受害国资企业称盗采者背后存在“保护伞”。

  3月17日,涉嫌盗采被立案的赤峰金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鑫矿业”),被举报在井下私藏炸药,巴林左旗公安刑警、特警大队赶往现场执法,却遭到多人围堵,随后,当地又派出多支公安队伍到场协助执法,仍有人大肆辱骂办案人员,并威胁“打断你腿”。

  记者从当地警方了解到,经过近6小时对峙,最终警方从井下查获14.7公斤炸药,且发现井下巷道有明显被炸毁痕迹。警方同时证实,当天带头围堵、辱骂、威胁办案人员的一位女子,正是金鑫矿业实际控制人郭淑丽。

  2020年6月,金鑫矿业涉嫌盗采被刑事立案,随即批捕多人,但在对盗采范围、金额进行调查时,却遇到阻碍。金鑫矿业持有硅石采矿手续,却长期越界盗采铜矿、银矿等金属矿。而同一矿权引发的另一起盗采案中,毫无手续的刘井军等人,长期盗采名贵龙血石,并获得当地相关部门全面支持,顺利架设电线、修建公路。

  警方证实,当天带头围堵、辱骂、威胁办案人员的一位女子,正是金鑫矿业实际控制人郭淑丽。图中女子为郭淑丽。受访者供图

  2021年3月17日,巴林左旗公安局接到举报称,该局正在侦办的盗采案涉事企业金鑫矿业,在井下私藏大量炸药,存在重大安全隐患。随即,刑警大队带领举报人及熟悉井下作业的专业人员,一同前往现场执法。

  但当执法人员赶到矿井时,却遭到郭淑丽等人阻挠。现场视频显示,起初郭淑丽称:“想下井就给我拿出方案,这是矿山不是左旗公安局。”随后她开始辱骂一同前来的专业人员,并声称“卷扬机是我的,变电器是我的,你们要下去我就停电停卷扬,你看看我有没有权利!”。

  “敢下井就打断你的腿。”“你下井我就跳井。”辱骂中,郭淑丽一度试图殴打专业人员。无奈,经向内蒙古公安厅反映,当地随即又加派多支公安队伍:巴林左旗特警大队、巴林右旗治安大队、矿山所在地派出所民警等。

  在阻挠近6个小时后,执法人员成功下井,并取出井下私藏的14.7公斤炸药。但据下井人员拍摄的照片,井下部分巷道有明显被炸毁痕迹,执法人员无法通过,经过清理才得以通行。“极有可能是为了掩盖盗采才炸的巷道。”

  据了解,2020年6月,经公安厅督办、赤峰市公安局指定,由巴林左旗公安局对金鑫矿业涉嫌非法采矿一案进行立案,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刁玉君及大股东耿艳军、陆树义、刘井军随即被批捕。这也是自治区建设绿色矿山、清理整顿矿产资源的第一批案件。

  但该案立案批捕后,进展缓慢,主要原因在于难以对盗采金额等进行认定。记者了解到,当地一家国资企业正是该案的受害者和举报人。

  记者联系到上述国资企业一位代表称:“违法采矿金额的认定,首先要区分金属与非金属矿,然后还涉及井下盗采面积、数量、品位、销售金额等多个因素,但警方在这个过程遭到了多方阻挠。案子就推不动。”

  据了解,虽然尚未有确切的盗采金额,但查办中,仅金鑫矿业自己记录的账目显示,至少有4000万元金属矿记录,而加上在销售环节了解到的数额,其盗采金额应在1.2亿元左右。不过,当地警方未对这一金额做出正面回应。

  此外,举报方则向记者表示,金鑫矿业盗采多年,早在2010年时,该矿仅拥有非金属矿开采证,却大肆越界开采铜矿、银矿,因此被赤峰市国土局处罚并暂扣采矿证件。

  此后,金鑫矿业多次试图将非金属采矿证变更为金属采矿证未果。“但根据国家相关法规要求,是不允许这种方式变更的,所以都没成功。”举报方称。

  公开信息显示,作为国资参股企业,内蒙古华宇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宇矿业”)是赤峰市打造“有色金属之乡”实施商业矿调项目而招商引资来的企业。其国资股东为内蒙古地质勘查有限责任公司和内蒙古国土资源勘查开发院,前者年销售额高达60亿元。

  2005年,华宇矿业与赤峰市政府签约,取得探矿权开展勘查。多年来,其在机电、航磁、探钻、竖井等多项勘探工程中已经投入2.5亿元,勘探成果已经上报有关部门。但也是这一过程中,其勘探发现的多个富矿区,却遭到多方盗采与瓜分。前述金鑫矿业即盗采者之一。

  勘探中,华宇矿业在位于巴林右旗召胡都格矿区王爷山南坡,发现龙血石,这种被称为鸡血石的姊妹矿石,每500克毛石价格就达2.8元,加工为工艺品后,则价格飙升上千甚至几千倍。

  但这片长约2000米、宽越60米的大型宝石矿床,随即被当地主要领导无权证和手续划拨给私人企业并开采经营。

  “时任巴林右旗主要领导,亲自出面,无偿索要龙血石资源,给私人企业老板刘井军,随后又打着建设工业园配套的名义,给刘井军配套土地,配电,无偿修通20多公里的道路,方便其开采。”华宇矿业人士称,欧洲杯!经其举报,刘井军露天开采造成的破坏面,才在2020年被陆续修复。

  不仅如此,华宇公司称,其作为与赤峰市签约的国资勘探企业,在巴林右旗不仅被相关领导直接无偿索要资源,更因举报金鑫矿业、刘井军等盗采者,遭到直接打击报复。在有关领导指示下,当地有关部门曾多次向赤峰市政府、国土局发文,要求注销华宇公司在部分区域的探矿权。

  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金鑫矿业、刘井军等人盗采时,当地却又积极与有关部门沟通,在未进行环境评估情况下,为其向上级部门发文索要相关证件,并以所谓“三同时”掩盖其土地、建设等问题。

  “最荒唐的是,金鑫矿业违法开采的一直都是铜矿、银矿,结果经过一家中介机构鉴定,居然说开采的是硅石矿,不是金属矿,还要求当地政府出资承担鉴定费用。”华宇矿业称。

  据了解,在2020年公安对金鑫矿业、刘井军等人盗采进行刑事立案,并批捕5名犯罪嫌疑人后,华宇矿业也正式向有关部门检举巴林右旗时任领导,认为其长期充当盗采者保护伞,且在“格斯尔文化产业园区”等项目中存在套取国家资金等问题。